如果能够体验到调试记忆的技术就好了

上个月返校准备毕业答辩,慢慢悠悠地堕落了一阵,大学时光虽然有很多来自学校院系的麻烦事,但生活感还是非常好的。
期间虽然没更新网站了,但服务器还是在用的,搭了个SVN,把一些不方便传到github的代码、文档这些都用SVN管理了,十分方便。

之前那个序章战斗DEMO也做得差不多了,老实说,做完了居然并没有什么成就感。主要是因为这DEMO本身是为了模拟操作,而不是模拟玩法设计的,
所以本身没什么可玩性,也许一开始做成纯文字表现的话反而会更有趣?另外,之前用的那个游戏框架,其实不是很适合我,虽然很多模块十分好用,
但大多地方对我来说太笨重了,大概框架本身就是为商业项目设计的,我也不太能沉得住气去钻研代码。所以我在做DEMO时,很多功能都直接绕过框架实现了。
然后DEMO本身品质也不高,必须附带解说来演示,单拿出来还是有些丢人。关于序章剧情执行控制器的介绍之后再补吧,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,打个脑图草稿,大概五分钟的事。

除了写DEMO和各种打印上交材料外,居然啥有意义的事都没干。本来想痛痛快快地约同学出来打游戏,结果也就在网吧打了一下午,毫无回味,
倒是在寝室肝了几个晚上的“东方梦符祭”,通关了N4,就不想再碰了。实在是失败,原本返校前兴致勃勃的。
当然,重申一下,大学生活还是很惬意的,物美价廉的食堂、超市,校门口的小吃街,简直是生活的乐土。

一想到自己从今以后就要告别学生生活,几欲落泪。想到SHE的一首《冰箱》。联系一下这几天体验的《少女前线》、《去月球》、《底特律:变人》这三款游戏,
就有了本文标题的那段感想。

先扯个少前的题外话吧,今天肝了一天的8-1N,实在是魔性十足。 这张新出的夜战图简直比之前的拖尸圣地0-2还假,分明是少前策划精心设计的。相比0-2,门槛略“核心向”一点,
不能说高,只是要求更精准了,需要一张攻击、攻速都在合适区间的能扔手雷的人形,以及通关8-1N的前置关卡。人形的最优解是无扩60级Zas M21,这张五星人形之前据说爆率较高,
而且前些天刚好出了超好看的皮肤“白棋皇后”。像我这种年初入坑的咸鱼,随便捣鼓一下就有了,不过我的Zas前阵子入了皮肤之后就四扩了,所以其实不是最优解了,但在8-1N拖尸炸狗的体验还是极佳。
8-1N的经验比0-2高了60%,一回合五战,效率更高,操作更流畅,关键消耗极低,每次只要一张Zas的几十点弹药口粮,完全无伤。但是8-1N只产出经验和四星以下武器,不产出人形/核心,也没有通关奖励,所以不如0-2的拖尸那么万金油。大概相当于《阴阳师》》玉藻前和茨木童子的感觉吧……
理解一下的话,就是装备升级素材和人形经验的重大下放。个人感受上,之前装备升级的素材一直是比较缺的,而这块其实也并非游戏的氪金养成点,之前之所以缺,应该是之前投放不足的问题,所以这次这个关卡就补了很多量N了。此外,新章节也带来了新的剧情。可以说这次新出的第八章夜战,从各个方面看都是很成功的。

回到这几天体验的三款游戏。他们相互之间有着很多共性,在对人生/人性的思考上,都对记忆/意识角度有着重要描述。以前看类似的作品可能感受只是amazing,但最近看到这些就感触颇深。
少前的战术人形和仿生人都有将记忆数据化的设定,老实说,个人认为,既然记忆能够数据化,那么通过网络,实现记忆的集合体,也就是“云记忆”,然后衍生出“云意识”才是合理的。
结果这两部作品就这么把记忆数据化这么牛逼的技术,仅仅狭义成能够读写备份记忆处理了。当然我并不反对这种做法,只是感觉不太合理吧,科幻作品不合理就会让人不舒适嘛。
所以我更偏爱《去月球》里对记忆这一概念的描绘,有种盗梦空间里梦境的感觉,很虚幻,很美妙,但其实也更合理。

因而文章标题里的“调试记忆”的技术,指的也不是把记忆数据化了调试,而是一种生理、化学意义上的调试,当然实现方式上可能会涉及数字化技术,但最关键的区别,在于对记忆的读写的不可控性。
具体而言,大概有这么几个特征吧:1.记忆快照(冻结、储存、备份记忆,可以利用快照还原记忆);2.记忆信息是被加密难以直接改写的;3.通过特定接口可以访问记忆,并对记忆施加影响。

虽然我用了很多计算机名词,但技术依旧属于生物技术。相关的储存、访问器材,也应该是《盗梦空间》里滴液、针孔、贴片的感觉…… 再细节的设定,就等我以后做科幻作品了再描绘吧。

这么个“调试记忆”的技术,要是能在有生之年实现,并且我能够体验到的话,该是多美妙呀。比如现在就给我的记忆打个快照,然后无数年后,把记忆放进某个仿生人里唤醒。那么对我来说,
体验就是“上一秒还在写博客,一眨眼就穿越变成仿生人!?”。 简直就是最最有趣的advance了。

当然,现在的我可能还只是站在看客的视角上想象,如果真有这技术的话,要是哪个恶趣味的坏人把我的记忆偷去,装到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满足他的邪恶欲望就糟糕了,真是不忍想象。
这里其实有个要注意的地方,就是“唤醒了你记忆快照的东西,是你吗?” 我记得比尔盖茨以前说如果有克隆技术,就克隆几个自己干活。他这里的克隆大概就不只是肉体的复制,而是带了记忆的复制体了。
那么企图创造自己的这种复制体,来帮自己处理劳动,其实是很欠考虑的想法。可以这样理解,这种做法是在让你抽签,你抽到了“当苦力”的签,下一秒开始你就得帮一个突然出现的和你一模一样的人干活。
当然,如果只是“平等的分工协作”而非“主仆”关系,或者只是一种“繁衍”方式的话,倒是挺不错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